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是最亲爱的家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7:19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最亲的人能够一起活着

上午开完会,发现手机上有12个未接来电,都是父母的。我的心骤然一紧,电话回过去,母亲号啕大哭。哥哥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尿毒症。我的整个身体都像浸在福尔马林液中,电话打完,全身已苍白僵硬。

大我八岁的哥哥当年为了供我读书,自己中专毕业就进了国企,娶了个本本分分的女子过着市井庸常的生活。我比较有出息,研究生毕业后谋得了这份不错的职业,嫁给同样的职场精英袁同,现在有了两岁的女儿。日子,在车水马龙的喧嚣中推进。这个消息像生命里的一个惊雷,令我恍然感到周遭的一切如同虚幻。

什么能救哥哥的命?除了靠透析维持生命,只有等待肾源。好心的医牛提醒我们,需要换肾的患者要排队等肾,能轮到我们头上又配型成功的几率非常微茫。

还有一条路可走,就是亲人捐肾。二老争先恐后地去抽血配型。他们竭力阻止我参与。爸信心满满地说最好他的能配上,他身体好。妈说她年轻,女人的寿命更长,她捐肾就跟我爸的生命步伐一致了我搂着十岁的侄女坐在外面,眼泪一次又一次不能抑制地淌下来。

几天后配型结果出来,两人都失败了,嫂子又跟他血型不合,全家人瞬间崩盘。得到这个消息,我心中五味杂陈不是还有我吗?

这一次,大家没有再全力阻止我。我瞒着袁同去做了配型。三天后,我被通知六个点全部与哥哥吻合。拿到结果,我和父母抱头痛哭,哥哥有救了!

捐肾是大事,不得不跟袁同商量。不料他一下子跳起来:你开什么玩笑?如果你哥要用钱,只要我们拿得出,多少钱都给。可这事儿不行!

为什么?我有些恼火。他没有看到我的父母争着抢着要捐肾的情形,他没有听到侄女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也不会体会小时候哥哥用工资给我买钢笔、花裙子,省吃俭用的那份亲情。我不求他感同身受,可用一颗肾换一条命,于情于理都不为过啊。

袁同也态度坚决:我爸有个同事给自己小孩子捐了肾,人才40岁,虚弱得连楼梯都下不了!你如果捐肾就要休息两年以上,以后也会体力不支,公司铁定开除你!你现在不光是娘家的人了,你是属于我们这个家的,你有我、有孩子,有你自己的人生

我的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他的理由再多再丰满,我只信一条,生命至上。我什么都听不进。

晚上去医院看望哥哥,他迷迷糊糊地抓住我的手说:那事不行。我是快要死的人了,不能连累你。嫂子也忐忑地看着我:小袁知道吗?

我一抬脸看到她心急如焚的目光,只得浅浅应了一声:他知道。他不干涉我。嫂子如释重负。

不一会儿爸妈买饭上来,都问我袁同的态度。我撒了谎,当然,他们不相信,因为从我做配型到今天,袁同都没有到医院来过。

妈妈说:孩子,这是大事,你得跟家人商量好。

曾经父母和哥哥是我最亲爱的家人,可是为什么,当命运的劫难呼啸来袭,我却再不能理所应当地和他们手挽着手共同担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其他的家人,莫名其妙改变了隶属?

我们分成了两个世界

哥哥很快撑不下去了。半个月后,他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换肾一事刻不容缓,我和嫂子重新联系了医院。捐肾要家属签字,我们骗医生我离异,手术签字由我父母来签。

一家人连哄带骗把哥哥转院过去。那个阳光静好的下午,我们初步确定了手术时间。我看着哥哥在白色床单上静静睡着,忽然有种莫名感动。生命是这样无常,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留住你想留下的人。

傍晚时分,忽然病房外吵吵嚷嚷,我一下听出来是袁同。他抱着女儿在外面冲我父母暴跳如雷:我就知道她瞒着我!看到我;他拽起我就走,同时在走廊里大声喧哗:这是我老婆,没我签字,我看谁敢割她的肾!女儿哇哇大哭,我也气急败坏。推推搡搡到电梯口,女儿忽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叫我抱。我一接过来,她的小手臂把我紧紧勒住,生怕我飞了。袁同的声音忽然低了八度:你要是真捐了肾,至少要少活20年,你对得起孩子吗?对得起我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来负责?我惊诧地看他,这才发现他刚才的嚣张气焰竟然全部是在作秀。是的,他害怕。他在哀求我。他的自私是因为他爱我。

父母慢慢走了过来,妈妈的泪痕未干,一说话眼泪又涌了出来:你们回去吧

我们都说不出话来。我还是不肯走,但是刚才袁同一瞬间的哀凉,使得我准备和他鱼死网破的冲动瞬间熄灭了。我远远看一眼靠在病房门边上的嫂子,能够感到和她同样万箭穿心。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妈妈推了我一把,让我走。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踉踉跄跄地被老公拉着、被妈妈推着进了电梯。电梯门轻轻合上,像是把我们分成了两个世界。

焦作工服制作

延吉工作服订做

马鞍山工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