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孙无忌已经猖狂到什么样了让天下都知道皇帝第二他第一

发布时间:2021-01-11 16:53:03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长孙无忌已经猖狂到什么样了?让天下都知道皇帝第二他第一!

很多人都不了解唐朝史上最狂之人 ,晚年专政独权让天下都知道皇帝第二他第一,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长孙无忌字辅机。性通达敏悟,博涉书史。在先,高祖兵渡黄河,无忌进见高祖于长春宫,授渭北道行军典签。从秦王征讨有功,累擢比部郎中、上党县公。

皇太子建成毒害秦王,王病,整个王府危殆震骇。房玄龄对无忌说:“祸乱嫌隙已发生,败亡将立即到来。要成就大事就必须抛弃小节,这就是周公所以要贬斥管叔、蔡叔的道理。”遂一同入白秦王,请先事诛杀太子,秦王未许。

无忌说:“大王认为舜是什么样的人?”秦王说:“深智文明,为子孝,为君仁,又有什么可议论的呢?”无忌答说:“如果舜挖井出不来,能尽孝吗?泥粮仓下不来,能行仁政吗?大杖逃走,小杖忍受,确有道理。”秦王未决。事益紧急,秦王乃遣无忌暗中召房玄齡、杜如晦定计。无忌与尉迟敬德、侯君集等讨难,平定了他们。秦王为皇太子,授无忌左庶子。即皇帝位,迁吏部尚书,因功第一,进封齐国公。太宗因无忌为皇后之兄,且又自幼互相友爱,故眷顾依仗日厚,常出入内室。进尚书右仆射。

突厥颉利可汗已盟而政乱,诸将请遂即讨伐。太宗顾虑新与歃血为盟,不取为失时机,取之则失信,犹豫不决,以问大臣。萧瑀说:“兼并弱小攻取昏暗,讨伐适宜。”无忌说:“今我务在息兵,待外敌至,乃可反击。如果突厥终于衰弱,且不能来,我又何求?臣认为按兵存信合适。”太宗说:“好。”但终于攻克突厥。

或有称无忌权太盛者,太宗持表告知无忌说:“我与公君臣之间无任何疑忌,如果各怀所闻而不言,那就要受蒙蔽了。”因普告群臣说:“朕子年幼,无忌于我有大功,我看他如子。疏远离间亲近,新知离间旧交谓之不顺,为朕所不取。”无忌亦自惧既贵重又刚直,皇后又数次对他说,于是免去了仆射的职务,授开府仪同三司。与房玄龄、杜如晦、尉迟敬德皆以元勋封一子郡公。

进册司空,知门下丶尚书省事,无忌辞让。又因高士廉口陈“以外戚位至三公,恐议者认为天子偏爱皇后家”,太宗说:“朕任官必以才,不才,虽亲若襄邑王李神符,不非分授予;如有才,虽仇如魏征,也不抛弃。

倘因后兄爱昵,厚给以子女玉帛,岂不相宜?因无忌才兼文武,故朕用为宰相,公等谁不说是?”无忌固让,太宗诏答说:“从前黄帝得力牧,为五帝之首,夏禹得皋陶,为三王之祖,齐桓公得管仲,为五霸之长。朕得公,遂定天下,公勿辞让!”太宗又思念曾与共患难,幸赖无忌得免,作《威凤赋》以赐,且比况其功。

太子承乾废,太宗欲立晋王,未决,坐两仪殿,群臣已罢,独留无忌、玄龄、李勣言东宫事,因说:“我三子一弟,未知所应立,吾心无聊。”即跑到床边,取佩刀引向自己,无忌等大惊,争相抱持,夺刀以授晋王,而请问帝所欲立。

太宗说:“我欲立晋王。”无忌说:“谨奉诏,有持异议者斩!”太宗回顾晋王说:“舅答应你了,要立即致谢。”晋王乃拜。太宗又说:“公等与我意合,不知别人意下如何?”无忌答说:“晋王早以仁孝闻于天下,应无异辞,如有不同意见,臣仰仗陛下百死不辞。”于是遂定,以无忌为太子太师、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三品”自此始。

太宗曾从容问道:“朕闻君圣则臣直,人常苦不自知,公等宜当面指责朕之得失。”无忌说:“陛下神于武功圣于文治,冠绝千古,禀性如同天道,非臣等愚昧所能及,确实不见有何失误。”太宗说:“朕希望听到过失,公等乃相与谄媚取悦。朕当品评公等可否以相规劝。”谓:“高士廉心术警觉领悟,临难不变节,但缺乏正直。唐俭有文辞,善和解人,酒杯盛行,发言令人喜欢,侍朕二十年,未曾一言谈及国家事。

杨师道性谨慎详审,自能无过,而懦弱不担事,有危急不可依靠。岑文本敦厚,文章、论议是其所长,谋划常久,经略远大,自当不负于众望。刘洎坚正,其言有益,不轻易许诺于人,能自己补救缺失。

马周敏锐而正直,品评裁判人物,直道而行,凡所任事皆称朕意。褚遂良耿介亮直,有学术,竭诚亲近于朕,如飞鸟依人,自应爱怜。无忌应对机敏,善避嫌疑,求于古人,未有其比;领兵攻战,不是他之所长。”

贞观二十三年(649),太宗病危,召无忌入卧室,太宗引手摸无忌腮,无忌哭,太宗感动语塞,不得有所言。次日,与遂良入受诏,太宗对遂良说:“我有天下,无忌之力。尔辅政,勿令谗毁之人伤害无忌。”不久,帝崩。当时正在离宫,皇太子悲痛,无忌说:“大行皇帝以宗庙、社稷属殿下,宜速即位。”因秘不发丧,请还宫。

太子即位,是为高宗。进无忌太尉,检校中书令,仍知门下、尚书二省。无忌固辞尚书省,同意他的请求。高宗欲立武昭仪为后,无忌固言不可。帝密以宝器锦帛十余车赐他,又幸其府第,提拔其三子皆为朝散大夫,昭仪之母复到其家申请。许敬宗数次相劝,无忌厉色面斥严拒。高宗后又召无忌、遂良及于志宁言皇后无息,昭仪有子,故必欲立昭仪为皇后。无忌已数谏,即说:“先帝托付遂良,愿陛下前往访问。”遂良极言不可,高宗不听。

武后既立,因无忌受赐而不助己,恨他。敬宗揣武后指意,暗使洛阳人李奉节密告无忌谋反事,敬宗与侍中辛茂将按问,罗织反状。高宗惊异说:“恐系妄人构陷离间,大概不会如此。”敬宗陈述说:“反迹已露,陛下不忍,非社稷之福。”

高宗哭泣说:“我家不幸,高阳公主与我同胞,往日谋反,今舅又反,使我再愧对天下,怎么办呢?”敬宗答:“房遗爱幼稚,与女子反,怎能成事?无忌奸雄,天下所畏伏,一旦暗中发动叛乱,陛下谁能抵御?今事已急迫,恐无忌振臂一呼,以号召同恶,亦将为宗庙担忧。陛下不见隋室吗?宇文化及父为宰相,弟尚公主,而自己亲掌禁兵,炀帝处之不疑,然而起为主谋,于是灭亡了隋。

愿陛下早下决心。”高宗犹疑,更诏复审。次日,敬宗言无忌谋反明甚,请逮捕。高宗哭泣说:“舅果如此,我决不忍杀害,后人将对我怎么说呢?”敬宗说:“汉文帝舅薄昭,随文帝从代来有功,后因杀人获罪,文帝不愿枉法,乃令朝臣穿丧服到他家哭丧,薄昭自杀,良史不以文帝为过失。今无忌忘先帝之德,舍陛下至亲,乃欲篡国家、灭宗庙,岂是薄昭所能比吗?

按法应灭五族。臣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乘机亟行,缓必生变。无忌与先帝谋取天下,天下之人服其才智,乃王莽、司马懿之流。今逆徒已自已承认,尚有何疑而不速决?”高宗终不质问。

遂下诏削官爵封户,以扬州都督一品俸禄置于黔州(今四川彭水),沿途发兵护送。敬宗令大理正袁公瑜、御史宋之顺等就黔州突然审讯。无忌自缢死,大抵期亲皆降职调往他处。

在先,无忌与遂良全心为国,以天下安危为己任,故永徽之政有贞观风。高宗亦优礼老臣,虚心听取意见。纲纪完备显场,这些都是两人维持之力。既而因两皇后废立事计议不合,奸臣暗中挑拨谋划,高宗听受决断不明,终遭覆灭,自是政归武氏,几至亡国。

上元元年(674),追复无忌官爵,以孙元翼袭封。许还丧,陪葬昭陵。文宗开成三年(838),诏书中说:“每观国史至太尉无忌事,总是放下书本而叹息。”

天冬种苗批发

便宜纸箱

墨尔本cbd公寓

汽车精洗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