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游克隆战5个开发者们必须知道的经典案例

发布时间:2020-02-11 07:22:55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导读]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做到完全原创的,因为任何的想法和表现的形成都是受到那些比它早一步出现的事物的启发。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创造都是衍生产物。最初出现在1976年乒乓球游戏《Pong》的克隆风潮,当时的著作权法对那些想要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游戏不受竞争威胁的电子游戏开发商们完全没有效力。

但法庭对那些抄袭他人创意的电子游戏所采取的态度在过去的这些年中已经悄然却显著地发生了变化。它突然对那些古老作品的著作权权侵犯原则的申请表现出积极的意愿——借用这些早已成功的电子游戏的游戏机制,改变艺术外形与设计,然后把它当做一个全新的不同的作品推出——也就是“克隆”。

在电子游戏产业中,创新改革和无耻抄袭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从一方面来看,开发者们不应该因为一款游戏而垄断了整个游戏类型。如果《3D德军总部》(Wolfenstein 3-D)的开发商垄断了整个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那么我们如今就看不到《光环》(Halo)与《使命召唤》(Call of Duty)了。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我们希望对那些进行创新的公司给予奖励,无论这些创新是大还是小,因为他们创造了新的想法,而非简单跟随潮流,克隆那些早已时兴的游戏或想法。要在这两者之间分清界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

历史上被法庭允许的电子游戏克隆

《爆破彗星》(Asteroids)与《流星》(Meteors)

对电子游戏克隆案件的被告而言,最为关键的是法庭如何判决。雅达利1982年与Amusement World展开的官司就是漫长历史中最好的证明。一些开发者想要模仿其他公司早已获得成功的游戏,来制作出相类似的作品,而法庭的决定最终为他们铺平了道路。

雅达利在1979年推出了开创性的游戏《爆破彗星》,玩家在游戏中驾驭一艘三角形的飞船,并需要击毁那些冲着自己而来的陨石和敌船。《爆破彗星》迅速取得了成功,Amusement World的史蒂芬·霍尔尼克(Stephen Holniker)在尝试过这款作品时候认为自己可以做出更好的作品,两年之后,也就是1981年,他推出了《流星》,这款游戏至今仍然被人们冠以《爆破彗星》复制品的称号。雅达利也将这件小公司以侵权的罪名告上了法庭。

雅达利的《爆破彗星》

法庭轻易地就识别中两款游戏之间多达21处的相似,并确认《流星》是有意模仿《爆破彗星》的创意进行制作的。尽管二者之间的相似之处十分明显,但法庭仍然坚持两款游戏之间没有“实质性的相似之处”。二者之间明显的相似之处是开发一款操控飞船击落陨石类型的游戏所必需的。其余的相似点则是功能性的游戏机制和规则,而这些不属于著作权权保护范围,是任何人都可以复制使用的。作为首个为电子游戏申请著作权法原则的案件,雅达利的败诉可谓是电子游戏克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事件。

《空手道冠军》(Karate Champ)《世界空手道锦标赛》(World Karate Championship)

在雅达利败诉六年之后,Data East公司起诉Epyx公司抄袭了其成功的空手道格斗模拟游戏《空手道冠军》。法庭在判决中表示,《空手道冠军》与《世界空手道锦标赛》共有15处明显相同的特色,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武术动作。然而法庭认为这些相似的特色都是不受保护的,因为像某些空手道动作、裁判的存在、以及得分系统等等这些都是空手道运动与现有技术中固有的条件。当法庭将这些不受保护的元素剔除之后,两款游戏之间就不存在其他实质性的相似点。

左为《空手道冠军》右为《世界空手道锦标赛》

《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与《格斗列传》(Fighter's History)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一个案例中的原告Data East公司六年之后却成为了侵权官司的被告,坐在它对面的则是卡普空公司。

Data East在1993年发布的六键控制格斗游戏《格斗列传》与卡普空在1991年发布的《街头霸王2》是拥有相似功能和玩法的同类型游戏。尽管两部作品看起来极其相似,但从之前的案例中我们知道,起决定性作用的是而这对基本概念的“表达”,以及受保护元素是否具有实质性的相似。

左为《格斗列传》右为《街头霸王2》

上为《格斗列传》下为《街头霸王2》

然而法庭再一次认为二者的相似之处都不足以构成著作权侵犯,并且驳回了卡普空申请初步禁制令的要求。法庭认为《街头霸王2》本身就是以一些早已被公有化的老一套角色和格斗技术为基础,卡普空只是将它们挪用到了游戏之中而已,因此这些是不可取得著作权的。

两个近期突然限制游戏克隆实践的案例

前面的三个案例是对一整打开发者们克隆他人作品却获得有利裁决的典型代表。但在2012年,两间联邦法院却对进行克隆电子游戏的被告进行了镇压,此举对著作权法原则的扩展作用比过去三十年中那些案例所做的还要进取得多。

《俄罗斯方块》(Tetris)与《Mino》

2009年五月,Xio公司发布了一款完全受《俄罗斯方块》所启发的名为《Mino》的游戏。过去三十年中法庭对抄袭者们的“保护”显然给后来者壮了不少的胆,Xio公司明目张胆地抄袭了《俄罗斯方块》的所有规则与功能,然后用一些自己创作的美术和声效进行了转换,但仍然与原版在视觉和听觉上非常相似。下图就是《俄罗斯方块》与《Mino》的游戏截图,谁能分辨得出到底哪个才是正宗的《俄罗斯方块》吗?

左为《俄罗斯方块》右为《Mino》

Xio公司认为《俄罗斯方块》的规则和游戏玩法功能并没有任何的专利和著作权保护,而自己又已经对游戏的美术设计进行了替换,因此声称自己的“批量抄袭”完全是合法的行为。但法庭却不同意,并对抄袭者进行了否决。法庭认为《俄罗斯方块》与《Mino》看起来几乎是同样的事物,用户们有可能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真正的《俄罗斯方块》。这算是对《俄罗斯方块》有利的一个即决审判。

《三重镇》(Triple Town)与《雪人小镇》(Yeti Town)

在2012年,Spry Fox公司起诉了6Waves的游戏《雪人小镇》抄袭了自己成功的游戏作品《三重镇》。

左为《三重镇》右为《雪人小镇》

这两款游戏在规则和功能上十分相似,都是通过合并三个相同的物体来获得更高一级的物体。但《雪人小镇》与《三重镇》在美术外形、声效、与底层代码方面则有着显著的区别。为鉴定两款游戏是否存在实质性的相同,法庭对两款游戏采用了“外在测试”与“内在测试”,并最终判定“普通观察者”似乎很有可能认为这两款游戏在整体概念与感觉上存在实质性的相似。

《三重镇》侵权官司可谓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案例,因为这是法庭第一次不再只注意电子游戏在表面上的美术和声效表现上的区别,而是从更深远的方向上考虑,并呈现出愿为游戏的具体规则和玩法本身提供著作权保护的意愿。

工商税务办理

深圳代理记账公司排名

深圳筹划税务技巧

注册公司问题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广州工商税务电话

深圳注册公司流程

广州筹划税务公司